聽季羨林談翻譯

 

編者按:季羨林先生2004年當選中國翻譯工作者協會名譽會長之后,李景端曾去函就翻譯工作中的某些問題向季老請教,季老在醫院中認真做了答復,F將兩人對話的內容,摘要予以刊登。


    1.膨脹數量缺乏質量的“翻譯大國”不值得追求
    李景端:聽說您當選中國譯協名譽
會長,我到無意專誠祝賀。因為我知道,這對您來說,不是一項光環,而是一種責任,更是對翻譯工作健康發展的一種期盼。首先想請教一個問題,見報載,說我國現在已是“翻譯大國”,但還不是“翻譯強國”,對這種評語,不知您有什么看法?
    季羨林:我確實是為了更好地提意見,才接受當中國譯協名譽會長的。我對翻譯工作確實懷有很深的感情,真心希望它受到重視,并得到健康、協調的發展。至于翻譯大國、強國問題,我認為翻譯是精神產品,它不同于物質產品,不能只追求數量。你翻譯的數量再多,你成了翻譯大國,但如果你翻譯的東西中,有不少是不需要的,甚至是垃圾,那這樣的“翻譯大國”又有什么意義。搞翻譯不是為了賺錢,而是為了溝通中外文化的需要。毛澤東講“洋為中用”,我很贊成,我們需要的,是能為中所用的翻譯,而不是“什么賺錢就譯什么”那種惟利是圖的翻譯。假如靠后者數量的膨脹而形成的“翻譯大國”,我看并不值得追求。至于強不強,似乎也下必作為我們翻譯工作的一種目標。什么是“翻譯強國”的標準?怎么定,誰來評,都說不準。依我看,能把外國好的東西及時翻譯介紹過來就很好了,沒有必要去比誰強誰弱。


    2.制止翻譯質量下降需要綜合治理
    李景端:近幾年對翻譯質量下降的報道時?梢,對此,您是怎么看的?
    季羨林:這些年我看譯著較少,更未去研究,不一定看得準。但總體感覺,至少從文學翻譯來講,雖存在粗制濫造低劣之作,但也確有質量上乘的。我擔任過好多屆“國家圖書獎”文學組的評委,每屆都有不少優秀譯著參評,有的還得了大獎,像有些名家名著,經過修訂后的新譯本,其質量顯然比舊譯本好多了,所以不能籠統講現在翻譯質量全下降了。當然,下降的確實有,而且也不僅出現在文學翻譯領域,在其他領域,包括中譯外,錯譯現象還相當多,有的還很嚴重,所以必須要引起重視。
    李景端:依您看,當前有些翻譯質量下降,問題主要出在哪里?
    季羨林:原因很復雜,這里有譯者基本功問題,翻譯職業道德問題,翻譯批評缺位問題,以及出版社疏于把關問題等等。我只想特別強調兩點:一是譯者的知識面一定要廣,F在的年輕人學外文的條件比過去好,他們理解外文的能力并不差,最不足的就是知識面不廣,還包括中文功底薄弱,以致不注意或不善于根據不同的翻譯對象來設計和調整自己的譯筆。我這是從學術層面來講的,對于那種因不講譯德,有意粗制濫造的當然不在此列。二是出版社務必要嚴于把關。過去老商務、老人文出翻譯書都有嚴格把關的好傳統,這一關是不能削弱的?上КF在不少出版社都放松了,有的社根本沒有外文編輯,放棄了譯文質量把關,又缺乏必要的翻譯質量檢查制度。所以這個問題必須有關部門合力綜合治理才能奏效。
    李景端:評判翻譯質量優劣,勢必涉及到如何看待翻譯的標準。去年報紙上就《堂吉訶德》中的某些翻譯處理,曾引發一些爭論。不知您對翻譯標準問題有什么見解?
    季羨林:我沒有深入研究過翻譯理論,憑我自己的經驗,不同門類的翻譯有不同的要求。有的需要嚴格對應,有的無需或很難對應,能達意也行,所以翻譯很難有統一的標準。即使是嚴復的“信達雅”,或者后人新提出的,那也不能算是翻譯標準,只是對翻譯的一種要求,一種期盼。特別是文學翻譯,涉及到對作者、作品、背景等不同的理解,更應該允許有不同的詮釋和不同的表述;當然,這些都要求建立在深入研究的基礎之上,而不是譯者隨心所欲。


    3.再次呼吁設立“國家翻譯獎”
    李景端:有人說,現在少見像傅雷、朱生豪、汝龍那樣一批很知名的翻譯家,這與我們現在翻譯人才的培養機制有關,您怎么看這個問題?
    季羨林:我認為,我們現在翻譯隊伍總體的素質并不低,否則怎么可能出現這么多這么廣的翻譯成果。當然還有不足,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:一是培養翻譯專業隊伍重視不夠,二是翻譯的專業訓練還嫌薄弱。以前上海有一批專以翻譯為職業的翻譯家,對推動文學翻譯事業起了不小的作用,F在搞文學翻譯,好像都變成業余的了。翻譯是一門學科,有它自身的規律,文明的社會,開放的國家,需要職業翻譯家,翻譯應該成為社會需要、受人尊重的一項職業,所以,要加強翻譯專業隊伍的建設。其次,現在大學里只把翻譯當作學外文的一種附屬,好像學了外文就自然會搞翻譯了。不是這樣。要從改進大學里翻譯的教學入手,加強翻譯學科的建設,使翻譯后備隊伍能得到良好的翻譯專業訓練。我還主張,想搞翻譯的人,應該多學一兩門外語才好。
    李景端:我國至今尚無國家授予的“翻譯獎”。據說,設立這個獎項存在許多困難,不知您怎么看?
    季羨林:好多年以前我就呼吁過要設立政府頒發的 “翻譯獎”,這不僅因為許多國家都設有,更因為翻譯工作是跨學科、跨部門的,在促進中外文化交流、振興中華的事業中起著不可替代的橋梁作用。為了體現國家對這項重要工作的支持,盡快設立“國家翻譯獎”是非常必要的。鑒于翻譯的重要性,即使有困難,也應該加以克服。我再次呼吁,由政府某個部門牽頭,先把這項獎設立起來,再在實踐中逐步加以完善,努力為翻譯界做一件實事。


    4.克服“偏食”,調整政策,加強統一領導
    李景端:為了繁榮我國的翻譯事業,您認為當前必須注意哪些問題?
    季羨林:這個問題太大了,我又不是主管官員,看不準,說不全。但我想到了幾點:
    第一,借用一句當前的時髦話,就是要注意“翻譯生態的平衡”。一個社會的文明,是由多種文化互相融合、綜合形成的。就介紹當代外國文學來講,我感到我們現在似乎存在一種“偏食”現象,就是只關注介紹英美的,圖書、影視幾乎都是這樣。先進文化絕不是只有英美有。從文學翻譯來講,其實古與今、東方與西方、高雅與通俗,乃至不同門類、不同體裁,都應該擇優翻譯,協調介紹。我特別要強調一下,要重視研究和翻譯東方國家優秀的文化成果。要解決這個“偏食”現象,我認為加強統一規劃很有必要。精神產品不能全部交由市場去調節,像某些有很高學術或藝術價值的,或者是填補空白的,就需要通過規劃給予必要的扶持;對于那些低水平重復出版的譯作,也要通過規劃加以限制,力求實現質量優良、結構合理的真實繁榮。
    第二,政策上要研究如何調整。比如說,高校中翻譯不能算科研成果,這樣一刀切是否合理?能否區分一下哪些算哪些不算。翻譯報酬,現在搞口譯的有的高得離譜,而搞文學翻譯的,每千字還是幾十元,顯得太低了。政協開會,這個界那個界多得很,惟獨沒有翻譯界,不在乎多少名額,列上這個界,也體現了對這一行業的重視。譯作因為都是根據原作派生的,因此,被人抄襲以后往往由于侵權文字難以認定而使譯者維權產生困難。如此等等問題,都有待研究改進。
    第三,關鍵還在于要加強統一領導。翻譯工作重要性,說起來都知道,但實際工作中,至今沒有哪個政府部門明確統管翻譯問題。前年梅紹武等三十幾位政協委員,聯名提案要求國家明確一個部門統一管理涉及翻譯的共性問題,結果依然沒有下文。其實翻譯規劃,翻譯政策,翻譯教育,翻譯隊伍建設,翻譯市場管理等等,該做的工作還多著呢,希望能引起各方的重視。

李景端  原載《中國翻譯》2005年第2期

版權所有 北京環球博恩翻譯有限公司 京ICP備060249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400525號
總部通信地址:北京市海淀區上地十街1號院6號樓2層208-352室

電話: 010-89146404   傳真: 010-89146404 
網址:http://www.897720.buzz/  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Copyright 2006-2015 All Rights Resvered
大富翁棋牌官方网站